您当前位置:旅游推荐-景区特色美食推荐

景区特色美食推荐

跟着小娴赏云山︱白云猪手,冰火两重天的味蕾撞击

    “周末准备去哪里玩?”

    “爬白云山。你呢?”
    “也爬白云山去!”
    “好,那明天白云山上见了。”
    这是广州人每到周末时最普通不过的唠嗑话了。
    我爬白云山,算来也有20个年头了。最初是和很要好的两家朋友一起爬。我们三家人居住在广州不同的街区,工作忙碌,平常连面也见不着,但每到周末,三家大人都会先约好在何处相聚,然后带上各自的孩子,从不同的地方奔向白云山。

    一路上穿过散落在湖光山色和峰峦叠翠间的蒲谷、能仁寺、鸣春谷等,进入一个个引人入胜的景点。三个孩子还经常带上书本或作业本,一边爬山一边背书。《千字文》、《三字经》等经典古文,我家小帅哥都是在白云山上背会的。
    到了相聚地,孩子们一起玩耍做作业,我们大人则聊聊工作与生活。尔后,便是一起在白云山上痛痛快快地吃上一顿。而这一顿,断少不了的就是那道——酸酸甜甜白得晶莹剔透的白云猪手!

    最好味的白云猪手,传说是用白云山九龙泉水浸泡出来的
    白云猪手,是广州的一道传统名菜,其制作方法是将猪手(前脚)洗净、斩件、沸水煮至软熟,放到流动的泉水漂洗一天,捞起后再用白醋、白糖、盐一同煮沸,待冷却后用泉水浸泡数小时,即可食用。食之觉得皮爽筋脆,肉肥而不腻,带有酸甜味,醒胃可口,食而不厌。这道菜中,用泉水漂洗和浸泡的工序甚为关键,而最考究最好味的白云猪手就是用白云山九龙泉水浸泡的。

    据《番禹县志》记载:“九龙泉,相传安期生隐此无泉,有九童子见,须臾泉涌,始知童子盖龙也。又名安期井,泉极甘,烹之有金石气。”九龙泉含有丰富的矿物质,晶莹澄澈,泉甘水滑,用它泡浸肥腻猪手,能解油腻。因泡猪手的泉水取自白云山,故名为白云猪手。也因此,白云猪手这道名菜还有一个与白云山相关的有趣历史传说。
    相传古时候,白云山有座寺庙,庙后有一股清泉,那泉水甘甜,长流不息。庙里有个小和尚,调皮又馋嘴,从小喜欢吃猪肉。有一天,他趁师父外出,偷偷到集市买了些猪手,正在锅中煮食。谁知,师父突然回来了,小和尚吓得慌忙将整锅猪手直接倒到寺庙后的清泉坑里。过了几天,总算盼到师父又外出了,他赶紧到山泉里将那些猪手捞上来,发现猪手经泉水浸泡,不但没腐臭,而且更白净了。小和尚赶紧将猪手放在锅里,再添些糖和白醋一起煲。煲熟后拿到嘴里一尝,猪手不肥不腻,又爽又甜,美味可口。后来,白云猪手的制作方法流传到民间,人们如法炮制,遂成为了广州人非常爱吃的一道历史名菜。

    吃白云猪手,最好的季节是在热气腾腾的夏天

    传说中的白云猪手出自白云山,白云山上的餐馆自然都少不了这道菜,在九龙泉、山湾、蒲谷、梅花谷、明珠湖、山庄旅舍等都可以吃到白云猪手,但就我个人而言,最好的选择是到九龙泉吃。道理很简单,因为漂洗和浸泡白云猪手的最好泉水就出自白云山上的九龙泉。在九龙泉品尝白云猪手,就仿佛有了一种身临历史之境的味道。

    九龙泉位于白云山山顶公园不远处。九龙泉原为白云寺内的泉井。传说秦代的安期生在此隐居采药,有一天忽现九个长得白白胖胖的童子在嬉戏,尔后九童子化做九条彩龙,腾空而去,就在九童子出现的地方,冒出一个泉眼,泉水奔涌而出。因此安期生把它掏成一井,得名“九龙泉”,又叫“安期井”。如今白云寺已毁,唯九龙泉井还留着,但泉眼已被铁栅封住,周围有六角形花岗石井栏,泉旁绕以龙柱护栏,立有“九龙泉”碑。九龙泉井边有一“九龙循环喷水”雕塑,水从龙头口中喷出,循环于青石花蝶中。

    九龙泉边设有餐馆,绿树郁郁葱葱。上到九龙泉,先掬一把青石花蝶里的清澈山水在手里,洗濯一下爬得热乎乎的脸庞。尔后,点上一碟冰冻的白得透亮,仿佛蒙上了一层晶莹莹薄纱的白云猪手,听着“九龙循环喷水”的哗哗水声,尽管此水声已非泉水,但亦可望着九龙泉遗迹,一边想像一下当年那个贪吃的小和尚如何手忙脚乱地把猪手倒进泉坑里,一边大口咀嚼白云猪手,哇!冰凉凉的,一口下去,爬山爬得燥热腾腾的肠胃,被冻得忍不住打个激灵,顿时一身凉爽无比。
    吃白云猪手,最好的季节是在热气腾腾的夏天和秋天,猪手冰冷,肠胃燥热,喉咙冒火,才可以真正享受到这种“冰火两重天”的美食撞击味道。而冬天吃白云猪手,猪手是冷的,人的身体也冷冷的,人的味感也偏冷,缺乏了冲撞,自然也就难以品尝到白云猪手的冰火撞击味道了。

    这白云猪手好白好白哟,像天上的白云一样!

    九龙泉的人流很多,人声喧哗,九龙泉餐馆常常爆满。于是,我们三家人便寻了个吃白云猪手的新去处——双溪。
    从九龙泉往前走大约八九百米,即可看到一座古雅院落掩映于绿阴中,这就是双溪别墅。双溪别墅原址“双溪寺”,因有月溪和甘溪两支泉水绕寺而得名。双溪寺后来毁于战乱,1964年重建为旅舍。门檐上“双溪”二字是朱德元帅手书。1965年周恩来总理、陈毅副总理曾在此下榻。别墅为平房建筑,古朴幽雅,极富岭南园林风格,如今已辟为餐馆。双溪的入门处有个放生池,长满绿草的墙岩上书有四个大字“双溪古寺”。

    拾阶而上,进入双溪的庭院深处,院落掩映在绿阴中,人流稀少,尤其是在庭院深处,几乎听不到什么人声,只听到树上的鸟鸣声,溪水的叮咚叮咚声。每次晃进双溪,心情瞬间会变得特别的闲适。找上一桌子坐下,服务员刚问点什么菜?我们三家大人小孩都不约而同地说:“来一碟白云猪手。”而后,大家互相对眼望望,偷偷发笑,仿佛对嗜好美味的白云猪手有着一种预谋似的快感。
    白云猪手一端上桌,孩子们便毫不客气,伸手一抓,张嘴吧唧吧唧啃咬起来。有时候,孩子们会一边吧唧一边对话,说得很有童话的味道:“这白云猪手,好白好白哟,像天上的白云一样。”“不知道漂亮的白雪公主,是不是也长得那么雪白呀?”孩子们一边说,一边嬉笑,快乐乐地溺进了童话王国里。而我们大人呢,偶尔也喜欢喝点啤酒,用白云猪手做下酒菜,慢慢地唠嗑自己像白云猪手一样的酸甜人生。

    品酸酸甜甜的白云猪手,其实就像在品尝我们的酸甜人生

    遗憾的是,大概四五年前吧,双溪里的餐厅不开了,而我们的孩子也长大了。岁月流逝,个人的生活境遇也发生了各种变化,曾经三家人每周聚首白云山的美好时光,再也一去不复返了。
    但,一到周末,我们一家依然还是喜欢直奔白云山,午间自然还是会在白云山吃上一顿,经常都会点上这道白云猪手,尤其是在炎炎夏日,断然少不了这道带来冰火相撞美味口感的白云猪手。山湾的白云猪手,色泽雪白,上面还有杂锦菜,一边吃猪手,一边吃爽爽的杂锦菜,特别带劲。而山庄旅舍,绿树弄影,庭院宁静,鸟鸣声声,在这里一边吃白云猪手,一边看庭院风光,诗情画意,岁月安好,心情无限美。

    渐渐地,越来越觉得,自己对白云猪手有了一种舍弃不了的情怀——它不仅仅是一道美味佳肴,也是我们广州人与白云山之间情感相依的一个意象,经常品味这个意象,其实也不过就是在以一种间接的方式,去体悟我们自己酸酸甜甜的生命色彩罢了。

作家简介:潘小娴,作家,现已出版《美人香里说宋词》、《村上春树的三张面孔》、《闲敲棋子落灯花》、《最美的游戏》、《钢琴美韵》、《钢琴的故事》、《建筑家陈伯齐》、《会飞的蒲公英》等作品。

上一篇:来【宝墨园·南粤苑】看海上丝绸之路展,品丝绸之路健康宴!
下一篇:碧水湾自酿德啤每日新鲜出酒,除了在店里喝,还可打包带走